云顶集团

  • <track id="mtqzk"><em id="mtqzk"></em></track>
    <optgroup id="mtqzk"></optgroup>
  • <span id="mtqzk"><blockquote id="mtqzk"></blockquote></span>
    1. 客服中心
      首頁 >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公司新聞

      摸索前行 迎難而上

      ——記三線、五線窯爐池壁(第二層綁磚)二次更換的一些事兒


      前言:當三線窯爐西邊6#最后一塊綁磚送上平臺,“這是一次成功的實踐,盡管綁磚最后有炸裂的情況,這次作業,充分證明我們有決心、有能力、有信心將換磚這樣艱巨的任務拿下的,吸取這次經驗下次做的更好……”老板先生如是說。

      7月21號的早晨,在三線窯頭老板先生親自掛帥,樸總任副總指揮,由熊經理現場總調度,在早上八點半左右準時開展西邊6#池壁磚第二層更換作業,現場氣氛是亢奮的,畢竟這是自打我進入保窯以來還未有過的挑戰,這場大戰在還未開展前的大半個月,我保窯工段與熔化兄弟部門已是做足準備,主要的水管、水槍、水鉤子等等、工具都掛在西邊的應急墻上,其他勞保維修物品都排列在車里,早早的拖到了西邊的現場,方案、預案領導們也準備了幾份,就連演習熊經理也是親自在夾道里監督了我們幾回,方方面面的準備,才有了7月21號的“大考”。

      是了,這是我們保窯工段的大考,也是一次三線浮法生產線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生產技術硬性指標任務!

      從我入職窯爐維護工作至今十年的時間里,一直以來池壁綁磚作業是保障窯爐安全生產過程中的重要環節之一,高溫與玻璃液對池壁磚的侵蝕和破壞是無法避免的,為了更好的延長窯爐使用壽命,防患避免人身和設備不必要的安全事故,早在2017年左右便開始了對三線窯爐問題池壁實施了綁磚作業,從開始綁磚第一層起,一直到如今最嚴重部位,西邊6#小爐池壁已經綁磚第三層,但第三層綁磚猶如換湯不換藥,層層綁磚會將池壁往夾道延伸75mm,為了安全起見以及避免托鐵板件裸露在火焰氣氛當中,此次刮骨療毒般的換磚作業,終于算是徹底的解決了這個問題。

      在21號的換磚任務過程中,盡管我們按照先前制定的方案作業,但仍然有些許不太理想的地方,即使順序是正確的由下游往上游放,但在四根水鉤子全部下到玻璃液里面,第一根水鉤子由于操之過急,后續鞏固捆綁作業沒有做好,在半個小時之后,松動的水鉤子被水壓和反作用力頂了起來,造成水鉤子與液面平行,液面之下沒有切實“凍”好,這是極其低級的錯誤,但幸好巡檢人員的提醒,我們算是暫且“挽回”顏面。

      在之后的破碎作業中,一切看似簡單而有條不紊,實際上當第三層池壁拿掉時,面對第二層問題池壁沒有誰是不膽顫心驚的,它上部分100mm-130mm左右的空間部分已經侵蝕一空,唯獨剩下不到270mm-300mm的殘垣,正如前面所說,這足以讓人膽顫心驚,可當第二層池壁在我們用風鎬一塊一塊打碎剝落之后,我記得我當時頭皮都發麻了,我在弱弱的問自己,要是我一不小心將風鎬,或者是其他戰友將風鎬沒有按穩,而導致的偏差打進了凍得碧綠的玻璃里,會不會突然就流出玻璃液了?

      事實證明,當你面對著眼前剩下不到170mm-200mm的第一層池壁時,它上半部分整個就像是一塊翡翠色的冰塊,而冰塊的那一邊便是炙熱的火焰與熔漿時,你不能猶豫,也不能逃跑,更不能做一個逃兵,就算是你剎那間頭腦一熱,真的沒有按住風鎬,給它來了個“一箭穿心”那你也必須在一秒鐘之內,拿起高壓水管把玻璃液給頂回去。

      就像老板先生說的開場白,“既然大家吃的是這碗飯,干的是這種活,那就要做出你該做的,抗下你該抗的?!?

      是啊,面對碧綠中透著火紅而炙熱的玻璃,大家或許有過一剎那的顫抖,但沒有一個人退縮,期間確實有一點漏玻璃液的跡象,但我們三人一組,一個人拿風鎬搗,一個人拿水槍打水,另一個人在一旁用小撬杠扒拉碎渣,輪番幾回就這樣搗碎一塊清理一塊,然后綁上去一塊,實際所花費的時間并沒有想象的那么久,平均每塊綁磚從拆除到換新不過半個小時左右。

      難題其實都在破碎第一塊問題綁磚與下水鉤子上,也在于這是第一次經歷,大家也沒有什么經驗,所以這些匯總在一起,也讓我們出現一些差錯,因為操作的失誤,上游與下游鄰近的非問題磚卻是被打碎了邊角,這是很值得反省的問題,我記得那天并沒有洗刷“恥辱”,而是在臨時增加了一次第三層綁磚的任務,領導們鑒于從早上八點半作業到傍晚六點半,大家都異常的辛苦和乏累,所以最上游的一塊綁磚(注:本來應該是第四塊)不是打碎第二層后換新上去的,而是直接在它前面貼了一塊,他們只是在幫我們挽回一些面子,也是希望我們堅定信心,從此次更換綁磚的作業中吸取教訓,總結經驗。

      然而,在密封池壁上部分間隙時,我們卻又出現一些致命的錯誤,這些錯誤來源于不夠細致,造成第一塊與第二塊二層綁磚在拔出水鉤子時,出現炸裂的現象,原因是密封不夠嚴實,拔水鉤子過于急躁,操作的失誤與二層綁磚作業經驗的不足,沒有提前想象溫度失差,然第三塊二層綁磚在領導們的指示下,我們先預留一點縫隙,將兩根直水管,一根對內噴淋,一根對外部池壁面進行冷卻,然后再拔出水鉤子與內部的一根水管,最后再插緊間隙磚,密封嚴實后,緩慢關閉外面的直水管,第三塊綁磚才得以保存。

      這么多的失誤與操作,是多么重要的經驗啊,所以我們一邊鞏固,一邊加強操作的正規方式,所以之后在五線的第二層綁磚更換過程中,確實是避免了這些“雷區”。

      幾天后,一早熊經理開著車載著柳工,還有我和戰友劉倫富,驅車三十公里來到了五線的“戰場”!

      這是我們有幸參加第二次換磚作業,五線西邊“前線”,我們與五線保窯同門師兄弟們簡單的交流一番,放水鉤子的順序是不變的,為了防止出現三線第一根水鉤子“飄起來”的不良操作,他們制定了一系列細致的辦法,在下水鉤子的過程中,當我們一同進入夾道,一個人開啟水閥將水鉤子深入玻璃液里同時壓緊閥的后端部分,使其貼緊橫梁,一人迅速往下拉水鉤子用足夠大的力量不讓水鉤子翻起來,另外一個人立刻綁緊后端部分使水鉤子牢牢的固定死在橫梁一端,這還沒完!

      當第四個人拿著鐵絲纏在水鉤子靠近池壁的部位時,再用力往下拉,切實固定纏繞在底梁橫桿上,我們全部松手,那根水鉤子一動不動,就跟它本來就在那里“生了根”一樣。

      這次做到真正的有條不紊,一根一根這么的下,一根一根的這么纏繞,一根一根的固定到位,一共下了六根水鉤子,不急不慢不慌不忙,當我還在詫異時,我才發現其實我也參與在其中,這事不就是這么做嗎?這不就是我們在三線換磚后,所鞏固的經驗和改良的地方嗎?實踐才能出真知。

      其實下第一根水鉤子也出現一點小小的插曲,由于第一根水鉤子深入的時候過于挨近池壁邊緣,所以下去之后,由于高溫的作用,水蒸發形成氣泡將玻璃液崩出池壁外,當時也沒多想,想的是要是蕩到人身上或者落到窯下面后果不堪設想,所以在還未固定前,索性往窯內再推進了大概100mm左右,沒想到還給我誤打誤撞到了,玻璃液出不來,再經過緩慢的冷卻過程,玻璃液變得粘稠最后“凍成”浮冰一樣,再沒有往上涌了。

      之后,便是一組一組進去,我與劉倫富先進去,進行第一塊問題磚的破碎作業,這次一改“邊位”磚的破碎順序,由中間第三塊開始破碎,這第一塊磚還真是較大的考驗,我還沒開始打呢,那些自來水便是從縫隙里飆到我身上,我穿著棉襖棉褲也是燙的一哆嗦,連敲帶打第一塊磚我可算是打碎了一半,劉倫富緊接著換我出來,繼續破碎另一半。

      前后十來分鐘,第一塊打下來了,又換第二組進行破碎第四塊問題綁磚,也是十來分鐘第四塊打下來了,緊接著第三組進去將第四塊新磚換上去,這次避免后期密封時拔出水鉤子而造成池壁磚炸裂現象,直接在磚后面鋪墊一層石棉,并且做“戴帽”狀挽回來蓋住新磚上沿,再后來我和劉倫富進去了最后一趟,將第二塊問題磚打下來,緊跟我們后面的第二組也不過多久將第一塊綁磚也給搗了下來,隨著最后一組進去貼了新磚,就這樣綁磚的任務也就完成了,后來密封作業,便是驗證實踐與改良的最后一關。

      我們誰也沒有聽到砰的聲音,用眼睛去看也沒有看到任何的裂痕,所以這次是真正意義上的完成作業,完成了“大考”!

      后續:不經歷一些事情,或許永遠不知道一些既定意義上的結果,反過來講,如果唯唯諾諾躊躇不前,那便是井中蛙,眼界總是跳脫不到更遠的地方,總是被臆想與怯弱遮蔽眼眸,所以二次綁磚的兩次全程走完,當自己一遍一遍的如放電影一般回憶帶過,發現,原來有些事情就是要這么干,有些錯誤必須就得改,有些經過就要好好收起來,拿到溫故的那天,方知新的美好。

      (漢南保窯  張康)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企業郵局 | 長利視頻 | 總經理信箱
      版權所有:武漢長玻實業投資發展股份有限公司 鄂ICP備11014751號-1 技術支持:億萬互聯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2409號
      云顶集团